首页 > 文学题 正文
新书《梅边消息》中,读古诗品人生……

时间:2021-11-18 08:04:36 阅读: 评论: 作者:百晓生

曾获鲁迅文学奖、冰心散文奖《白水青菜》、《茶道》。

1966年生于福建泉州,后移居上海。第四届鲁迅文学奖、第五届朱子清散文奖获得者。着有长篇小说《白水青菜》、《穿心莲》、散文集《茶道》、《诗无明》、《万年》、《同一个》等。2018年8月,新书《梅边消息:潘相立读古诗》在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出版。

《梅边新闻:潘相礼读古诗》发表后不久,作家毕飞宇在上海的一家咖啡店里听到人们“不编新闻”的闲聊,以为是某报社的编辑在吹嘘自己的闲暇。时间。当晚他才发现,这本《美编的来信》竟然是朋友潘相立的新书。

标题有点混乱,“其实用了很多心思”。书名原本叫《史清香》,但主编张音默认为字数太少,意思不清。后来,负责出版的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总编辑韩景群根据诗人姜奎的名作《安翔”。于是,潘相丽的丈夫突然想起她写过一篇《梅花报》。潘相丽眼睛一亮,“梅边”比“梅花”有更多的想象空间,所以《梅边新闻》是这样设置的——“古诗词是我心中的老梅花。梅树虽老,花却新;历代人读诗如梅花,那些灵感、情怀、思想、发现,都是从梅花边源源不断的消息。”

2018年9月,“潘相丽和她的美编新闻”新书分享活动在思南文学馆举行。这场古诗对话的嘉宾是潘相丽和毕飞宇。

思绪飞扬,这就是潘相立。新书出版一个月后,有一次她和毕飞宇在电话里聊得很开心。两位没有现身的作家,经常会就古诗进行异想天开的对话。潘相丽在接受《环球人物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读诗是一种享受”,她喜欢“古人下朝,归家,悠然自得”。

这一天的谈话,潘相立身穿浅色印花旗袍,头发向后梳得整整齐齐,优雅端庄——这也是潘相立。正如新书《美编报》,“记录了悠闲赏花、穿越时空、悠然相逢的古人之乐”。毕飞宇道:“在这本书中,我看到了向黎英绰的步态和身材。我觉得向黎很美,这种美只有女人才能拥有。”

读杜甫,我也想我的父亲

微信朋友圈中分享最多、流传最广的就是《美编新闻》中的《中年杜甫等我》。这篇文章备受追捧,是因为“朴实无华”“阴郁失意”的杜甫,打动了很多中年读者;更何况——潘相立写杜甫,思念父亲。

作为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和评论家,潘旭兰在女儿几岁时就亲自为她抄写了唐诗宋词集。潘相立,福建人。12岁之前,他和母亲一起住在老家,父亲在上海工作。于是,她父亲留下的这些手写古诗,成了她爱不释手的宝物。第一次读《杨华洛尽唱,闻龙征无锡》《千里战鸟唱青红,水乡山郭旧旗风》,潘相礼不知道是什么这首诗在谈论什么,它描绘了什么。风景无人问津,父亲不在身边。后来,当她阅读时,她明白了:

从初中开始,潘祥礼和母亲从福建搬到上海,一家人终于团聚了。她开始在父亲的书架上阅读有趣的书籍,其中大部分与古诗有关。她的父亲给了她前所未有的待遇,并同意在已经满是评论的书上给她做标记。后来,当父亲在日常生活中谈起古诗词时,潘相礼也能和他聊一聊。说起喜欢的诗人,父女俩有很多共识。他们既佩服王维和李皇后,又佩服苏东坡,又佩服三曹(曹操和他的儿子曹丕、曹植)、辛弃疾……而最大的不同就是杜甫的看法。

潘相礼写到杜甫的父亲:“他认为老杜是诗的圣人,是唐诗的顶峰。这是毫无疑问的。” 看书时说:“语言不惊,死不休!”——这是杜的诗;看电视不管任何国家的天灾人祸,他都会感叹:“眼干骨见,天下无情!”——这也是杜施;有时他会迫不及待地在收到朋友的新书后写信给作者。电话那头,评价就从杜甫的一句话“于欣的文章老了,更成功”开始了。晚饭后,父亲常常一个人在书房里喝酒,一边读杜甫,一边带着酒意踱步。直到深夜,潘相礼才打断他:“

日本上代文学试题_新时期文学试题_西方现代主义文学试题

2018年9月日本上代文学试题,潘相礼向好友赠送了新书《梅边消息:潘相礼读古诗》。

而当时的潘相丽也太肤浅了。“一个80年代读中文、满怀玫瑰色梦想的少女,怎么可能像杜甫这么早?” 但对于不同的观点,他的父亲从不服气,更不用说父母的权威了。不知所措,却饶有兴趣地听着她的“胡说八道”,还是和她争论了几轮,最后还是鼓励她把所有的感受都写下来。

 3    1 2 3 下一页 尾页
  • 评论列表

发表评论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