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文学题 正文
【读书者说】井上靖:以蓄满泪水的双眼为耳

时间:2021-11-17 08:08:20 阅读: 评论: 作者:百晓生

[读者说]

井上康是日本作家,与中国有着友好的关系。1970年代后期,他的以西域为背景的历史小说《敦煌》在中国长期流行。这里改编的同名电影也是一部非常受欢迎的电影。2007年5月,铁凝写了一篇题为《猜井上康的笔记本》的文章,重点关注井上康的笔记本,并开始追踪和思考他在侵华战争期间的所作所为。在 2015 年的一篇增刊中,铁凝写道:“井上靖虽然是一个被迫的参与者,但他从未真正原谅过自己。”

这首感伤的散文后来被收录在铁凝的《泪眼盈眶》散文集中出版发行。在文学的照耀下,这本中国好故事集揭示了作者文笔优雅、沉稳、自信、气势磅礴,并在智慧中闪耀着灵动的光彩。这一特点在本书的第二系列演讲中尤为显着。也使演讲容易枯燥乏味,聪明有文采,却打动了听众。

文学文本阅读二十年后欧亨利答案_文学是灯阅读答案_文学是语言的艺术阅读答案

2010年11月,铁凝在“首届中西文学论坛”上以“爱与意志”为主题发表主旨演讲。演讲中,铁凝讲述了一位女作家的初恋。抗战期间,一名14岁的八路军女兵暗恋了一个比自己大几岁的士兵。一天,小兵准备上前线,她和战友们去送行。“她知道他可能回不去了,但她没有能力也没有勇气去表达她心中汹涌的爱意和巨大的悲伤。” (引自《泪流满面的耳朵》,下同语录) 她离开了送行的人群,顺着村口一个农夫的院墙走到了村外。” 那是中国北方农村常见的一种“干雷”土墙。一边走,她下意识的用拇指在土墙上深深地抚摸着,直到到达土墙的尽头,盯着大姑娘看。一个几岁的小兵消失在了无边的原野之中。然后那个士兵死了。女孩每天都到村子里去看看她的指甲在土墙上留下的深深的沟痕。“半个多世纪过去了,我想起来了。在她的初恋中,80多岁的女作家对铁凝说:“她的拇指还会冒出一种灼热的感觉。”铁凝想起了“灼热”。大拇指。”这个故事自然属于中国这个八路军女兵,却折射出一种坚忍不拔的中华民族情怀。

文学是灯阅读答案_文学是语言的艺术阅读答案_文学文本阅读二十年后欧亨利答案

在铁宁的演讲中,还有更多关于今天中国的故事——改革开放前后,物质匮乏,物质富足。2010年6月,铁凝赴日本九州参加“第二届日中韩东亚文学论坛”,并发表题为《山中青年在哪里——关于贫富与欲望》的演讲。铁凝说,她常常觉得自己无能为力文学是灯阅读答案,所以她从小做起。80年代初,铁凝写了一篇名为《意外》的短篇小说,大意是二十多年前,在北方的深山中,有一个名叫台儿沟的小山村。家里很少有人挂照片,因为镇上没有照相馆,在县城里来回走500多里路。如果有人挂画,半个村子都会过来参观“热闹几天”。小说的主人公是一个叫山星的少女。她哥哥在南方当兵。他写信要一张全家福。于是,全家“出征”了县城。半个月后,影楼发来照片,却不是他们一家三口,而是一个笑容满面的卷发美少女。

文学是灯阅读答案_文学是语言的艺术阅读答案_文学文本阅读二十年后欧亨利答案

第二天,这张照片就挂在了山兴家的墙上。照片中的女孩对着来访的每一个人都微笑着。有人问是谁,但我父母犹豫不决。亚玛星说,那是她未来的嫂子。

文学文本阅读二十年后欧亨利答案_文学是语言的艺术阅读答案_文学是灯阅读答案

铁凝说,当时她在一家文学刊物做小说编辑,曾到一个叫“瓦片”的村子采访,“住在‘山兴’家里。” 那一带就是太行山,风景秀丽,交通不便。, 河滩上到处都是石头。因为不能种小麦,所以白面粉尤其珍贵。家里有人病重的时候,男主会说:“煮一碗粉条吃。” 铁凝的《小说里写的那张》是“都市少女的唯一写照”。现在瓦村已通火车,已铺好公路,已成为著名的旅游景区。原本无用的石头也变成了可以欣赏的风景,风景是财富之源。,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“山杏”的变迁只是中国改革开放的一个缩影,是当前中国故事中一个普通的、有说服力的案例。正是这些“山杏”命运的变迁,汇聚到中国改革开放的汹涌大潮中,成为反映时代剧变的一面生动的镜子。

文学是灯阅读答案_文学文本阅读二十年后欧亨利答案_文学是语言的艺术阅读答案

当然,在讲述历史和他人的命运时,铁凝有时会回顾自己走过的木屐,这样的故事自然是中国故事的一部分。2014年9月,铁凝在第三届中法文学论坛上的演讲“左边胡同,右边棉田”中,回忆起在北京的童年。当年铁凝居住的地方,就是现在的北京金融街。她住的那条小巷,已经消失在众多建筑之中。不久前,她站在银行大楼前,突然发现,这里正是“她小时候常去的一家药店”。那家药店在 1980 年代仍然存在。它位于金十坊街,被称为“万金堂”。药房”。如今,大胡同虽然不见了,但铁凝说,她“还在银行地板下看到了40年前的药房”,在水泥林里依稀看到了那些年的邻居。人,那些东西,那些被厚厚积雪覆盖的屋顶,湛蓝的天空,树木的绿意和凉爽。

毫无疑问,铁凝属于改革开放时代成长起来的作家。她的长篇小说和短篇小说,以及我们在这里读到的散文集《泪眼汪汪》,都是不可多得的好作品。铁凝已成为中国当代文学的瑰丽象征。从知青到著名作家,她自己的故事清楚地印证了中国古代巨大而深刻的变化。

美国作家索尔·贝娄(Saul Bellow)在《洪堡的礼物》(Humboldt's Gift)中描述,他在夜航中俯瞰一座城市。那些明亮、浓密、令人兴奋的灯光会让人们想起“香槟的气泡”。“这当然意味着经济活跃,能源充沛。而在这些汹涌澎湃的“泡沫”中,会不会有一盏属于文学的灯?答案是肯定的。文学的价值不仅可以增加城市的亮度,还可以提供人性的温暖,生活的芬芳,让生活在那里的人们精神愉悦,心灵闪耀。充满了眼睛”。文学之所以成为文学,是有尊严的,也是确定的。优秀的文学作品之所以能打动读者,是因为它们揭示了人类心灵的共同感受和秘密。它是强大的时代气息,是民族积极的想象。于浑厚,在斑驳的现实中,人们渴望美好的事物文学是灯阅读答案,“积蓄明朗乐观的能量”,洪建玉露、齐玉能以文学之光作为仪式讲好中国故事。

  • 评论列表

发表评论: